古志华:乡里旧事之乡音吾解

以前农忙的季节,要叫田间干活的人们回来吃饭,通常站在撒门口喊喊就行。古庙宇的山门呈圆状,撒应作刹字更合适。出村往北再西拐,曾是村民去新墙老街的必经之路,站在高岸,即圆墈岨上,远眺是成片成片的农田,被一条蜿蜒的河堤围着,我们叫做垸子",一直可...

高高秋月照西河

这是青弋江边的古镇,也是我曾经教过十年书的地方。 西河,古称茶庵,位于芜、南、宣三地交界处,原为明初洪武年间百姓挑圩筑堤之居所,由于扼水运要道,南来北往客户商船络绎不绝,渐成繁华市面。至抗战前夕,镇上有各类作坊、馆堂、店铺近二百家。现遗存的...

东湖游记

苏公,我来了,只是迟到了九百余年而已。 如果真的可以穿越,我愿穿越到1062年的凤翔,与你疏浚饮凤池,引凤凰泉水注入,修成东湖,然后就像你与佛印、黄庭坚同游赤壁之水一样,我与你泛舟东湖之上。如果可以,我还想做你的苏小妹,或做你的贤夫人,即使华年...

张素丽:父母来我家

暑假伊始,母亲打电话说要来我家小住几天。父母去出嫁的闺女家做客,本是极平常的事情,可我出嫁近二十年来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我家留宿,之前连留家用饭都很少。 接到这个电话时,我正在街上做头发,片刻惊喜后,竟有点小小的忐忑,他们看到我凌乱的家后该...

可惜成了一个蹩脚的记者

一个朋友常常责问我:你为什么那么怕写文章,太懒了。他狠铁不成钢,语词激烈。我皱眉,无言。 问自己,我懒惰吗?我整天琢磨着把版面编好,把稿子写好,琢磨着出新出彩,算是编纂部里最不消停的人了。但是我不能否认,我确实没写出多少东西来。根源既因报纸...

聂长江:令人流连忘返的云台花园

欣闻广州云台花园装饰得非常美观,令人神往! 云台花园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广州市白云山入口处,位于白云山风景区南面的三台岭游览区内,它南临广园路,东接白云索道,因背依白云山的云台岭、园中又遍植中外四季名贵花卉而得名,是白云山风景区新景点之一,也是...

种一朵心动于水墨,等你来遇见

我在洗薄的文字里,去了多远的远方?那一段茫然的初见,还在多远的天边? 多少誓言,早已凉薄,冥冥之中,对某人的一点心,却来不及更改,在记忆里纵横交错。 那些不远不近的守望,来不及变心,不喜欢热闹,纠缠着那一段不离不弃。 多少无瑕的美丽,还在人约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若初见,温柔着岁月

一念,多少沧海桑田?有情,无情,情何处?真真,假假,永远,到底有多远?谁又担当得起? 一树温柔,还在岁月里若隐若现,人何处?年华何处?永恒与须臾,谁又能看得清,似乎,早已无觅处。 或许,没有走近,就不会走远。原地流连,经年悲喜,早已沉寂,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

吴爱民:小镇棋牌室

我的家在江南一座小镇上,小镇拥有千年龙窑、树木博览、世外桃源、茶香慢城小镇、西村花鼓戏等特色,近十来年小镇又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棋牌室。 小镇不大,但人口密集。由于镇上的人们在闲暇之余喜欢玩上几把,所以棋牌室如雨后春笋般的分布在各条大街小巷...

阁楼上的小姐

秋,像一位住在阁楼上的小姐,一手执着锦帕,一手拈着及地的裙子,正从木质的楼梯上缓缓走来,我站在无人的角落里,瞥见一双绣花鞋从她的裙裾下露出了半只脑袋,是三寸金莲,便心生了涟漪,那步伐呀,轻轻柔柔的,似踩在了我的心尖上,一步一婀娜,一步一风情...

发布于 分类 优美散文